首页 > 活动在线

媒体报道
文化活动
学生课外活动

 

《大元:我要全身而退》
作者:张海龙
都市快报——金周人物 2003年10月29日


  大元,大名叫袁明华,认识他的人都叫他大元。他在临平的电器集团也叫这个名字,他设在临平青少年宫的耕读缘文化传播中心里有一张“大元读书台”,他看书休息的房间门上挂着一块匾:向往一片风景。
  他是曾经的小说作家,现在是被人称为“袁总”的大元集团董事长,和文学有关的头衔是余杭区作协主席、杭州市作协副秘书长,和文学有关的样子是他办公室里大量的文学图书。
  如今生意做得不错,但大元最想的事还是文学。
  “我的兴趣不在产品,我最喜欢的还是文学,过几年,我要把手头的事情推掉,从生意里全身而退,继续写作。”
  大元说这话时,脸上有一种梦想的神情。
  这么一把年纪了,但他还要归来写作,从头再来。


小时:有了文学线索
  小时在农村,大元帮家里放羊喂猪,养鸡撵鸭,就这么一点点长大。
因为外公是夏承焘的得意门生,母亲和舅舅也特别爱看书,这就直接影响了大元。
  第一本书,大元还记得是一本没有了封皮,书页发黄的旧书,当时看得很激动,这本书是海明威的《永别了武器》。此后,大元对海明威的喜爱一发而不可收,几乎看了能找到的所有海明威作品。
  这就是大元的文学线索。

1975:去做孩子王
  1975年高中毕业,大元回乡当民办教师。一到六年级,复式教育,大元得心应手。
  1977年,高考恢复后,大元要考大学。那一年,他数学考了22分。作文题目是《路》,他写得不错。一直从农村里的机耕路写到了井冈山革命之路。分数下来后,他考到了当时的浙师院杭州分校。
  再等到毕业,他被分配到临平中学当老师,从初中班教到高中班再到干部班。他极为认真。每天都要带着学生出早操,早自修,晚自修,要求两个班的学生每天都要写日记,自己也每天都要批那些日记。这么认真,不取得成绩是不可能的,学生作文水平突飞猛进。
  1982年,大元一篇论文《论作文兴趣的培养》,获得了杭州市第一届教育论文大赛一等奖。
  回看从前,大元说自己做得最好的一份职业就是教书。

1984:发表处女作
  发表的第一篇作品是散文《郊外的风》,是在1984年的《杭州日报》上。此后,一发而不可收,在《上海青年报》等报刊上陆续发表了作品,以后参加了余杭市文联,任秘书长。
  像那时的大多数文学青年一样,自己办油印刊物是必不可少的事情。师院校刊《春枝》,大元就是创办者。刻版、油印、散发,都要自己来干,热火朝天,文学是生活里最大的事情。有一年师院搞国庆征文,大元写了第一个中篇小说《三个年轻人》,获了个小说类二等奖第一名。“这个是最高奖了,因为一等奖空缺。”大元这样说时,脸上有些得意。
  那几年,是大元激情燃烧的岁月,所有的生活都与文学有关。

1988:去西藏
   大元生活的转折点是西藏。
  1988年,援藏项目出台,杭州组建了一支教师援藏队。大元争取到这个去西藏的机会,他去西藏不是为着什么特别大而不当的口号或有什么崇高的目标,当然更不是为了去镀层金再回来,他去西藏的唯一目的就是艺术,就是想让自己有一种在路上的感觉。
  那时的西藏,聚集了一帮作家、艺术家,“有个夸张的说法,你在拉萨街头随便扔一块石头过去,总能砸着个诗人画家什么的,西藏的吸引力就是这个”。揣着梦想和热情来西藏的大元,自然不是个安分的家伙,以文会友,四处奔走,结交了不少作家朋友,其中就有今天鼎鼎大名的马原、色波、唯色、扎西达娃。整个西藏,他不知疲倦地跑了个遍,中篇小说《走向纳木错》就写在那一时期。
那是大元生命里的黄金时期,许多个素材都是一下子撞到他的面前,躲都躲不开。
  如果能在西藏多呆几年,大元应该是更文学化的大元,会成为一个以笔为旗的真正作家。这一点,几乎是肯定的。
  西藏,是大元精神上的高地。

1991:我要挣大钱
  由于生活中出现了一些大的变故,原本三年的援藏时间,大元只待满了一年就回到了余杭。回来以后,也没教书,就在学校图书馆管理阅览室。
  生活在变动,心也不能停歇。1990年,大元先是离婚,接着辞职,几件大事撞在一起,居然就那么过去了。
  从1990年起,大元先下海南,再闯深圳,当过《深圳青年》驻宝安记者站站长,也当过亚细亚毛纺有限公司的业务员。
  1992年,杭州华源集团给了大元一个职位,因为大元给董事长写过报告文学,那人一直很欣赏他。他让大元提提自己工作上的想法。大元直截了当:“我要挣钱。”
  也难怪大元这样直接地谈钱,这之前他刚刚被骗了20多万元的货,被债务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他发一卡车丝绸被面给山东沂蒙山区的一个地方,货发过去以后,原来说好的经销却变成了代销,不能马上返款,再过一阵子,索性连人都找不见了。
  大元的坦率与直接为自己找来了机会。他先在集团的煤炭经营部,后在石油经营部还出任过董事会秘书长兼总经理办公室主任,再后来又组建石油航运有限公司,担任副总经理,在南京、上海、九江等地跑来跑去。
  生命不息,折腾不止,一旦你选择了一种生活,就只能马不停蹄向前。

1997:独立办厂
  看了都市快报上的人物选择标准,大元觉得自己是“向上”那一类,因为人总得有点精神。
  1997年,大元自己做生意。先是办了个小厂,从生产电源插头线起步。慢慢企业做大了,先是收购了临平工具厂,接着收购了青春宝旗下的森宝冷气设备有限公司,组建了中韩合资企业,引进了一种叫“三位一体机”(供热、制冷、热水)的专利准备投入生产,引进韩国的职业经理人、总工程师、管理模式,还在日韩建立了自己的核心零部件生产基地。
  商道与人生上的坎坷,大元也经历了许多。到现在一直支撑他的,仍是海明威的那种硬汉气质:“你可以被打倒,但永远不能被打败。”
  我们总说文学之外的东西,但大元实际上从未离开过文学的滋养。

将来:我还要写作
  当年一起写作的那些朋友,就像过河,一小部分人过去了,写出了好作品,像余华、洪治纲、王旭烽,另外还有很多人落水,从此销声匿迹。大元转入商道,有点像是躲在岸上造了一条船,船造好了他还想渡河。
  企业慢慢在做大,大元的想法也越来越强烈,就是在适当的时候从企业的百般事务中抽身而退,只做做决策工作就行了,具体工作交给别人去做。自己呢,“要好好写写东西了。不缺钱用,写作状态也可以更自由一些,更纯粹,更全面的浪漫主义”。
  什么样的生活迎面而来,就以什么样的姿态迎面而去。
  大元的生活信念极其舒服。他渴望的是那种“奔涌而来”的生命感觉。
  问他对自己的文学会有什么样的期待,他说:“我坚信我会写出好作品来,不说经历也不说想法,这些年来,我已经领悟到很多东西,我有话要说。再者,我的身体还很好。论游泳,你们谁也游不过我。”
  是的,四十多岁的人了,他现在看起来,还是一条精壮的汉子。
  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想要从俗务中全身而退的人多了,大元的写作梦,也不知从何时才能真正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