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活动在线

媒体报道
文化活动
学生课外活动

 

《袁明华:在出发和到达之间》
作者:一种活法/蓝末水
2001年7月27日 钱江晚报


  这是一个有着健康肤色的男人,这是一个会扯着嗓子说话的男人,这是一个酒量很好的男人,这个男人出生在杭州余杭李家村,名字就叫袁明华。
  十多年前当袁作为一名教师援藏回来后,生活发了急剧的变化,他从一名优秀的中学教师一下子转变为一名生意人。以至于有一年孔繁森到杭州来时都很想见见袁明华,但当时他已经跑到深圳去了,他“下海”游泳去了。现在袁明华讲起孔繁森还是很动感情的。他在那里还认识了作家马原,这对他以后的写作发生了深刻的影响。当有一天他从沿海回来的时候,我发现他脸上更是红里带黑,且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他不说被水呛着了也不说能潜泳到多深——这一切他都不多说,这一切他都写进了他的小说集《南方的孤独》。
  大概用了十年的时间,十年,他做石油做电器做空调做饮水机做他认为能赚钱的一切生意,当然也做牛做马做狗——角色从办公室主任到总经理助理到总经理等;十年间他跑遍了大半个中国。然后在2000年的某个早晨,他突然想到要办一个书吧,办一个在余杭在杭州最大的书吧——能看书能喝茶能上网。其实这个想法由来已久,因为他实在还是留着一根文化人的尾巴的,以前是暂时藏起来了,就像一首歌中所唱的那样——有机会就要表现我们的力量。
  后来这个书吧就叫耕读缘,一个农业社会里读书人常用的名称,现在则三位一体,既是书吧又是茶吧和网吧,也即所谓三缘——书缘茶缘和网缘。余杭撤市设区后,位于余杭区青少年宫内的耕读缘,也真的是杭州目前规模最大的一家书吧了,还真有杭州的不少读书发烧友赶去那里。但是如果大家认为袁明华仅仅是玩风花雪月,那就错了,虽然他也很想玩。耕读缘说到底也是一份文化产业,所以他调动起他做教师做生意做作家的优势,他一开始就一杆子插到乡村小学,送书下乡,一个一个学校地做过去。那些小孩子,手里捏着皱巴巴的五元十元人民币,他们或许从来还没有进书店买过一回书呢。袁明华去了,孩子们就把钞票交到他的手里。这让袁知道了孩子们到底需要一些什么书——他这种以农村包围城市的做法,自然受到了孩子们的欢迎。同时也大大激发了他的野心——真正地为孩子们做一点事,做几本书,而不仅仅是做个卖书的人。
  但是另一面,袁明华又坚守和表现着他的文化品位,就连书吧里各个包厢的匾名,都是一些名著的书名,如——边城、老人与海、在细雨中呼喊等等。同时他又调动天南海北的作家朋友“友情客串”,如由贾平凹题写“耕读缘”三个字,由余华题写他读书台的名称,然后每个月都由一些知名作家来为一本会员的内部资料撰稿,这就使一本看起来很不起眼的资料性刊物,显出了与众不同,但为此,他每个月都得拿出上万元的工本费和稿费。
  所以表面上看书吧极有品位,但是靠什么支撑着他的品味呢?还是他写在吧里的两句话——贫者因书而富,富者因书而贵。从贫到富也许还不是太难,但是由富至贵,或许就是几代人的事情了。我知道,这确确实实是袁的理想,因为他是一个农民的儿子,所以他才会取耕读缘这样一个名称。
  在路上是累的,在路上是快乐的,不快乐的是他在无情的现实面前,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几个月前他请韩寒等青年才俊作客耕读缘并请他们做报告,这在余杭也可算是一件大事了,横幅都挂到街头上了,但是韩寒固有的傲气真有点让袁明华左右为难,如果照一贯的脾气,袁明华是会忍不住这种傲气的,但是为了上千学生的报告会,他不得不忍,不得不装一回孙子。袁明华说,我们小地方的人有时也许一辈子也见不到一个名人,特别是中小学生,如果他们能从名人的片言只语中悟到一点什么,能从与名人的对话中多想一点东西,或许从此就能改变他们的一生……理想主义的袁明华就是这样在想着问题的,所以他才会不计成本地一次次地请作家编辑来讲课,与学校合办读书大奖赛——不仅仅是为名气,而是为了能让他孩子这一辈的人,更多地与外面的世界相互交流相互沟通。因为他从自身的经历体会到,是书和知识让他考上了大学做了老师,而后又成为作家和经理。
  在路上的袁明华面临着一个分身乏术的困境,但是我又觉得他似乎已经爱上了这种在路上的生活,亦文亦商游刃有余,虽然他出手写文章的速度极快,虽然有几个中篇和长篇还一直放在抽屉里,但是他总是以“没有时间”为托辞,或许他知道要突破自己又是多么难的一件事啊,所以“没有时间”也就成了一种借口,或许是从他认为起码要对书吧的几十个员工负责吧,所以他有的时候极为务实和清醒。
  在出发和到达之间,袁明华正紧握着他的方向盘;在出发和到达之间,也正是他的理想状态。吃过不少苦头的他一直坚信硬汉海明威的那句话——
  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尽可以把它消灭,但就是打不败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