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工作室简介 About us
工作室历程 Progress
对话创造者 Talk with
我们的团队 Team
人才招聘 Employ
媒体报道 Media reports

 

一声召唤,我就到余杭来了
知名女作家张抗抗为耕读缘出谋划策

□城乡导报 2012年1月12日
■记者 叶凤 摄影 陈澍


  本报讯 昨天下午,国务院参事、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张抗抗来到余杭,导报记者有幸直接与这位在国内成名已久、并影响深远的女作家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

  只要余杭一声召唤,我就来了
  张抗抗是杭州人,与余杭的交情也不浅,作为耕读缘的专家顾问,她要说的话有很多,对耕读缘的负责人袁明华也有很多话说。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张抗抗与余杭的结缘始于与耕读缘的负责人袁明华的“交情”——“我和大元很多年前就认识了,那个时候,他还在我母亲所负责的西湖杂志社投过稿。真正见到人的时候,被他的身份混淆了,他到底是商人还是文人,我还真有点糊涂。但是,真正接触下来,发现这个人在商人和文人两重身份中游走得很好,每个角色都‘饰演’得很成功”。
  通过与袁明华十几年的交情,张抗抗更好地了解了余杭,也在这里找到了她的舞台。“我啊,就是来给他们出出主意。现在,这个创意工坊成立了,更是对文学爱好者、文化爱好者的鼓励。它一开始是耕读缘,现在,它发展了,可以从一个比较高的起点上来从事文化产业!耕读缘的创意很多,我想提意见都没机会!”张抗抗笑着说。
  基于私人感情也好,基于对余杭的感情也好,现在,张老师的态度是“只要余杭一声召唤,我就来了!”

  杭州、余杭的文创产业都发展得很好
  作为一个杭州人,张抗抗一年总要回几次杭州。在她看来,“杭州、余杭的文创产业发展得很好!”从西泠到西溪,从文学到动漫,张抗抗都认为,杭州在文创产业方面都走在了国内的前列。
  不过,张抗抗也认为“文创产业和文化产业不能并同”。她觉得这两者是相互交融、相互促进、相互补充的,但是,发展文创产业不是至高无上的目标,不能包含一切。文化、文学应该保留其本真性,二者必须并驾齐驱,才能让群众的文化生活更加丰富。

  孩子们写作,关键在于“有话要说”
  作为一个与文字打了近40年交道的人来说,张抗抗认为,自己的创作经验不是特别适于现代青少年的写作,她对现在青少年学生的写作提出一个很简单的建议,那就是“有话要说”。
  在张抗抗看来,她希望不管是家长也好、老师也好,不要过多地给孩子们压力。让孩子“有话要说”的时候再来写,没话说的时候,不要硬逼,也不要用大人们功利的社会观引导给孩子。
  “‘有话要说’是孩子们真正想表达自己的时刻,当他们真正想说的时候,必定会用他们最纯真的语言表达出来,那样,是一种美,一种真正的感觉。而且,当他们找到用文字这种表达的方式之后,会更加地热爱生活、发现生活。”张抗抗如是说。

  张抗抗:原名张抗美,中国女作家,出生于浙江杭州,祖籍广东新会杜阮镇长乔。张抗抗是一级作家、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第六届主席团委员,第十届、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在2006年11月第七届全国作代会上最新当选为全国作协第七届副主席;2009年11月13日,被聘为中国国务院参事室参事。
  张抗抗于1975年便完成了反映知青题材的长篇小说《分界线》,1979年以短篇小说《爱的权利》而知名。八十年代则更是作品不断。1987年长篇小说除《隐形伴侣》,反映三十年代革命知识分子命运的《赤彤丹朱》(1995年),她的作品《北极光》《作女》等还屡被搬上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