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我们 > 对话创造者

工作室简介 About us
工作室历程 Progress
对话创造者 Talk with
我们的团队 Team
人才招聘 Employ
媒体报道 Media reports

 

城视对话社长——大元
《城·视》:大元你好。近年开始,你为何决定启动耕读缘文化创意工作室?契机是什么?
这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有那么一大帮不缺脑子的人聚在一起,几乎每天都在创意着什么。临平很快要进入双铁时代了,你不想创意都不行。这是落在我们这代人身上的一个历史性的宿命。
《城·视》:文化创意产业跟你从事的传统产业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这是韩寒与他老爸之间的关系,或者说是郑渊洁拿他一双儿女所做的试验。传统的也可以极具创意,前卫的也许是极其传统的。
《城·视》:文化创意产业给你的诱惑力在哪里?
吃不饱的年代,不会去考虑什么创意。这是前行路上一种生活方式的需求。是生活品质的需求。
《城·视》:决定耕读缘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关键要素在哪里?
就一个关键词:脑子。
《城·视》:《城·视》为什么会诞生在这座城市?“城视”这个名字又是由何而来?
这个城市是现代意义上的城市,而不是百年老镇临平。既然临平注定要走向城市,就必然要有一些精神层面上属于城市的东西,借此去考察城市,透视城市,提升品质,引领时尚,打通流向城市的血脉,不断输送新鲜的血液。
《城·视》:除《城·视》之外,你现在在做的创意产品还有哪些?
尽最大可能做好精神层面的形象工程,这比物质层面的形象工程更重要。我们不能停留在物质层面的数字追求,而要强烈地去追求精神层面形象工程的品质提升。比如我们书刊部为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代工,做了很多的内刊,这正是以往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感到极其厌烦、吃力不讨好而事实上又很难做好的一桩活,我们却非常看重。这不是面子的问题,是里子的问题。接下来我们要强化影视工作室的工作。打破以往为企业做15分钟左右的宣传片的格局,从企业家的创业历程中去寻找最能打动人的故事,然后撰写电影脚本,在此基础上拍摄成数字电影,要求高的可以聘演员出演其中的角色。这是精神层面形象工程的一大进步,形象、内涵、品质、档次、味道,都上去了。
《城·视》:《城·视》的使命是什么?要带给读者什么?你所要的回报是什么呢?
能为读者的需求做点事,进一步为拓展读者需求的视野做点事,这就是我们全部的意义了。所有的回报都在这意义当中。
《城·视》:你会让《城·视》走多远,他会改变吗?
改变是必然的,确切说,调整是必然的。因为前行的路不会笔直,脑子跟不上,路会很曲折。认准了的路,走到走不动才歇,也就不辱使命了。
《城·视》:很多人都说要订阅《城·视》,为什么不把他标价出售?
我们出售的是脑子,而不是杂志的码洋。功夫在诗外。

城视对话总编——高颖
《城·视》:高颖你好,《城·视》其独有的“时尚生活、新锐DM”这样的风格定位,不仅仅是一件漂亮的衣裳,它已经贯穿到刊物整个气质中。那么,你自身是怎么看待时尚的?
我认为时尚是个包罗万象的概念,它的触角深入生活的方方面面,时尚带给人的是一种愉悦的心情,优雅、纯粹,精致,个性,它赋予人们不同的气质和神韵,能体现不凡的生活品位。人类对时尚的追求,促进了人类生活更加美好,无论是精神的或是物质的。
《城·视》:你认为自己是个时尚的人吗?在日常的衣着配饰中你最注重什么?有没有自己喜欢的品牌。你最注重自己外在的哪些方面呢?
我自以为我是个时尚的人,但这后面紧跟着问题会让我不敢说我是一个时尚的人,因为很多人会混淆时尚与时髦的概念,我肯定不是一个时髦的人,而因为工作的忙碌,又让我没有时间去时尚。
在日常的衣着配饰中,我最注重的是合适与搭调,在什么样的工作环境中上班,出席什么样的场合,随着环境的不同我会选择不同的着装与包包,其他包括首饰、发夹之类都会很注意是否搭调。
我是一个不爱逛街的人,一年进商场也就那么三四次。因为很少逛商场,所以通常是去了就搬回整季的衣服。最喜欢的品牌是MIONIROSA,这个品牌的衣服以正装为主,比较适合我的气质,而且它的款式似乎永远不会过时,哪怕隔了很多年再翻出来,依然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除此之外自然就是休闲的衣服了,因为我还是一个很爱玩的人,比如有一个户外品牌NORTHLAND,特别喜欢,尤其喜欢它的贴心设计与时尚色彩。
我最注重的自身的形象气质,不管走到哪里,精、气、神要十足,始终面带微笑。一个阳光灿烂的人,不仅自己快乐,也是会感染别人快乐的。
《城·视》:时尚与生活内核你是如何融合的?
我觉得真正的时尚是一门艺术。至臻境界应该是从一拨一拨的时尚潮流中抽丝剥茧,萃取出它的本质和真义,来打造专属自己的美丽“模板”,学会去艺术地生活。追求时尚不在于被动的追随而在于理智而熟练地驾驭时尚。
《城·视》:请谈谈你对汽车、住宅、家居的看法。
我不会特别注重汽车品牌、排量,但我会注重款型,像人穿衣服一样,至少要适合我的气质,大气、简洁、流畅。
居住自然是生活中最重要的,我喜欢落地生根的房子,那样会让我感觉接了地气,很安全。中式的装修,一定要有书房,整排整排的书架,书桌对面,渔、樵、耕、读的木雕画挂壁,还一定要有窗棂,那种中国传统木结构建筑的框架结构设计嫁接到现代铝合金门窗外面的感觉特别好。人在屋子里,因为有了窗棂,看出去,外面的风景就是一幅美丽的诗文图画,这样的时候捧一卷书读,感觉很惬意。所以在家居方面,我还比较注重窗帘的选择,是那种随风飘逸的缦纱,从来不用遮阳布。喜欢在那些长长方方的旧式桌椅上,摆放一些 花花草草,我喜欢到处都有绿,有书的感觉。
《城·视》:你认为时尚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吗?
时尚本身是永恒不变的。
《城·视》:请和读者们交流一下《城·视》始终想表达的新锐。
常规的广告DM杂志通常有着铺天盖地的广告,这是杂志生存的根本,但《城·视》要打破这样的常规,《城·视》是一本有灵魂有深度的DM杂志,它首先要好看,其次才是广告。
《城·视》:坚持百分百的原创性和立足临平本地的思想,使得《城·视》的每一次出品,都凝结着大量主创工作人员的心血。为什么要原创?为什么要本地化?您是如何思考这样的内容定位?
《城·视》不想去模仿,也不想被复制,所以要原创;《城·视》有一支与众不同的团队,有能力原创,所以更要坚持原创。贴近自己贴近生活才能够触动灵魂,所以要本土化。
《城·视》:您打算让他面对是大众还是小众,男人还是女人?他会越来越走向高端定位吗?
自然是要面对大众的,男人或女人,因为希望《城·视》是一本可以引领临平品质生活的高端定位的杂志。